VR频道

美港赛马会在王中王投资数千亿股毒品

作为于波资本在中国香港的创始合伙人和美国的孙子,姜志诚自从五年前通过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获利丰厚而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后,就已经从媒体中消失了。

沉默了几年后,一家近年来大幅上涨的中国医药股票母公司上月在美国被指控隐瞒私有化并分拆上市。于波资本等私募股权基金也在被告之列,这也暴露了蒋家的秘密“钱袋”领域。

据报道,于波资本在中国香港股票市场上至少兑现了近17亿港元,仅剥离并上市了该医药股票的一家子公司。

前股东指责法国阿尔蒂梅欧基金隐瞒了这一分裂。阿尔蒂梅欧基金是前美国上市母公司制药公司康德的前股东。

在长达29页的诉讼中,原告指控姚明·康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戈在2015年公司私有化过程中故意忽略了将子公司姚明生物等独立上市的意图。

阿尔蒂米奥指出,两家公司(分拆后)目前的市值已超过2000亿港元,是当年私有化价格的7倍多。

阿尔蒂米奥认为,姚明·康德的披露存在重大的失实陈述和遗漏。如果股东早些时候知道公司打算拆分子公司并上市,他们就不会接受当天的私有化定价。

Altimeo要求法院接受该基金公司作为集体诉讼的代表,并判给被告损害赔偿。

据新闻报道,无锡姚明康德(开曼)有限公司由李戈和他来自北京大学的妻子于2000年创立,是资本市场炒作的明星医药股票,被誉为“医药行业的阿里巴巴”和“医药行业的华为”。

该公司于2007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中国新药研发服务领域的全球第一大份额。该公司于2015年1月私有化并退市,当时市值仅为280亿港元。

然而,在退出市场一年多后,药物明康德很快“拆除了三个”,并将其分为何权制药、医学明生物和医学明康德。

其中,姚明生物(2269)2017年6月赴港上市后,姚明·康德的新药开发(2359)分别于2018年5月和12月在上海和中国香港上市,成为药品类股的新贵。股票价格一度飙升了几次。迄今为止,姚明和康德的市值已超过2000亿英镑。

姚明康德的全名是“姚明康德新药开发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股市崩盘后,内地对新股的批准收紧,这阻止了许多美中股票重返a股市场。

然而,作为a股(市值10亿美元的新成立公司)中的第一家独角兽企业,姚明·康德被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开了绿灯。从招股说明书的预披露到批准会议只花了50天时间,公众的关注度几乎是一样的。

去年5月上市后,该公司曾设定16个交易板的上限,并被评为利润最高的a股。这也让创始人李戈一度成为中国医学界最富有的人。

根据《福布斯》2019年全球亿万富翁排行榜,李戈的财富去年飙升至35亿美元,在全球亿万富翁中排名第617位,在今年的榜单上排名第二。

美国归国人员李哥博士也与小日本当局关系密切,并于2010年入选小日本“千年计划”。

于198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并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有机化学博士学位。198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有机化学博士学位。

目前,中国和美国在亚洲最大的生物医学研发服务平台上拥有30万平方米的研发基地和生产工厂。

在这起集体诉讼中,原告阿尔蒂米奥(Altimeo)共列出了21名被告,包括姚明康德、李戈、他的妻子赵宁、胡正国、刘晓钟、张朝晖等当时的5名董事,以及一个对姚明康德在私有化前泄露误导性信息负有责任的买方财团。

这些买方财团包括:美国孙子蒋志成的于波资本、美国在中国香港注册总部的汇桥资本、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控股、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的云峰基金、高启资本、平安保险集团、联想的君联资本、红杉资本、普银国际等。

这些曾经参与私有化的私募股权基金在制药公司重组上市后赚了很多钱。

据《苹果日报》2017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康特制药在2015年完成了私有化交易。重组后成立的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BiologicsHoldings)持有制药公司75.43%的股份,是公司的控股股东。

必和必拓被指控拥有相同股份但不同权利的自控公司,并实施了AB股份结构。

姚明生物董事长兼创始人李戈持有20.83%的股份,但由于他持有“每股5票的a股”,他拥有56.82%的投票权。大股东WuXiPharmaTech(WX)持有79.17%的股份,但由于其持有b股“每股只有一票”,其投票权仅为43.18%。

WX大股东背后是九名金融投资者,即于波资本、惠桥资本和高玲本,他们也是集体诉讼的被告。

根据本报对姚明招股说明书的调查,重组前,这九家金融投资者对WX的累计持股比例达到60.69%。

其中,于波资本持有20.32%。

然而,重组后,这些私募股权基金在WX的持股比例上升至81.56%,其中于波资本持股最多,达到27.3%,淡马锡持股13.83%,汇桥资本持股12.58%,平安保险持股8.38%,高启资本持股10.65%。

云峰基金、红杉资本和君联资本分别持有2.1%的股份。

招股说明书还称,于波向必和必拓派出了两名董事。

这些私募股权基金在姚明生物上市禁令期(六个月)结束后迅速兑现。

据财新网2018年6月的报道,姚明生物上市后,必和必拓的大股东通过三次配售减持了1.86亿股,累计现金流约100亿港元。

必和必拓的持股比例从75.33%降至55.34%。

据本报粗略计算,基于于波资本在必和必拓16.79%的股份,于波仅通过将制药公司作为资本运营上市就兑现了近17亿港元。

李戈兑现了约27.29亿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招股说明书强调这九家投资者相互独立,但数据显示,这些私募股权基金中有许多在不同程度上与于波进行了合作。

例如,阿里巴巴旗下的云峰资本和红杉资本都与于波一起持有阿里巴巴的股份。

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也向于波第一阶段基金投资了10亿美元。

高启资本和惠桥资本与于波共同投资其他项目。

自2018年以来,于波已投资近200亿美元给33岁的美国孙子蒋志成。2009年从哈佛大学毕业后,于波加入了高盛,一家华尔街金融机构和美国投资银行。后来,他在中国香港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并加入了私募股权基金于波,该基金曾是马雪征、张子欣和美国普罗维登斯的私募股权合作伙伴。

尽管于波资本总部位于中国香港,但其股东在避税天堂开曼群岛注册,并获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投资顾问”许可。

在太子党的背景下,2010年9月成立的于波资本次年收购了“香格里拉免税银行”的控股权,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免税银行在银行估值日应该在16亿美元左右,但于波的估值只有2亿美元,当天出资约8000万美元购买免税银行40%的股份。

目前,于波管理着近100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基金,是中国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之一。

其中,对阿里巴巴的投资最受关注。公开数据显示,阿里2014年在纽约上市后,于波资本出售了阿里巴巴128万股,套现至少8431万美元(约合6.5399亿港元)。

媒体曝光了江志成对1000亿私人股本王国的控制。在香港收钱的内幕之后,神秘的蒋家第三代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媒体找不到他。于波49彩票集团的首府也变得低调起来。

然而,于波资本最近频繁出现在投资市场,愿意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发财。

据田岩通信息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自2018年以来,于波资本已经投资了10多家公司,其中包括伊康、易米提克、德奇医药、重复支付、网易云乐等。,投资金额从4.5亿元人民币到6亿美元不等,总计近180亿元人民币(超过200亿港元)。

例如,上月在香港上市的基石制药(Cornerstone Pharmaceutical)也获得了于波资本的股份。

基石制药是在香港上市的第六家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

该股也与制药公司密切相关,最大股东是无锡健康护理投资公司(禹城资本),持股近30%。

该基金由姚明·康德董事长李戈创立。

基石制药公司的首席医疗官杨建新被选入日本的“千人计划”。

于波高级官员获委任为香港交易所董事。除了江志成,于波资本的其他董事也不小。

马雪征最近被香港政府任命为HKEx董事(388),是于波资本的管理合伙人和联想集团的独立非执行董事。

当她于2013年11月被任命为中国香港证券业协会非执行董事时,她与江志成的关系以及她在阿里巴巴的投资曾引起争议。

马雪征曾是联想的首席财务官,而联想的君联资本也参与了姚明部门的投资。

童小羽,于波资本的合伙人,担任药品康德新药开发(2359)的非执行董事。

路透社2014年报道称,2008年江志成在大西洋航空公司(GeneralAtlantic)当暑期实习生时,童小羽是他的老板。

于波总统张子欣是平保的总经理。

平安保险参与医药管理投资。

霍仲成是中国台湾顺丰的董事,他早些时候受到审查制度的干扰,也被认定为于波资本的高级成员。

一份杂志,一个已经成为太子党圈钱天堂的私募基金,曾经发表了一份文件,称小日本一群有权势家庭的孩子已经进入中国香港的金融中心。他们先是加入了国际投资银行(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Bank),然后在中国香港成立了一个基金,向国内外的富人招手,然后大量进入国内企业。

这些太子党建立的投资银行或基金公司经常操纵数千亿资产来获取巨额利润。

据报道,江志成和他的父亲江绵恒是太子党,而江绵恒是上海最大的国有企业的董事长,负责中国各种核能资源。

太子党利用他们的政治关系积累财富。

根据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公布的数据,自1990年以来,日本小官员的腐败每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在9875亿至1570亿元人民币之间。

其中,小日本前领导人美国名列榜首。

据《中国事务》报道,美国在瑞士银行有3.5亿美元的秘密账户。江主席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也有一座豪宅,据报道是日本前外交大臣唐家璇在1990年代以1000万美元的价格为江主席购买的。

目前,美国父子俩已经利用他们的权力发财,成为习近平反腐运动成败的标志。

更严重的是,美国一方面下令迫害恐怖分子,导致数万名恐怖分子学员被拘留、劳动教养、判刑、酷刑、杀害,并从出售活体器官中获利。美国还犯下了危害人类罪、大规模灭绝罪和酷刑罪以及其他被恐怖主义学员在国际、多国和区域法院起诉的罪行。

此外,逾20万名恐怖分子受训人员及其家人向日本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诉美国在迫害恐怖分子时违反法律。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尉健行的作家王友群博士早些时候呼吁习近平采取激进措施逮捕美国,根除中国内政外交的普遍祸害,瓦解日本,这可能会带来“一村一花”的新局面

发表评论